正文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行走一生 忠孝家国 归来仍是旱船郎——记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陆氏旱船传承人陆鹏飞


发布时间:2018-06-12 16:21:11 来源:榆中发布

“上河沿上一只船,花花的船儿谁来帮呀,哎嗨哎嗨呦。白布衫子呀蓝青带,系在腰里一道河,哎儿哎嗨呦……”这是榆中宛川河一带旱船表演中最早的旱船曲,也是当地过大年时流动着的最美旋律。

  旱船,又称跑旱船,在缺少河沟湖泊的黄土高原上,人们钟情于以船的形式来追求和满足他们对水的渴望,这也是榆中民间艺术中一种纯粹的精神体现。在每年正月初六开始的正式社火表演里,最惹眼的就是被一大帮人簇拥着的旱船,而旱船曲也是正月新年里飘荡在村庄里的一首常唱常新的歌谣。

  “一劝人心报天恩,天地人和万事兴。二劝人心报国恩,孝悌忠信做好人……十劝人心邻里听,天下太平家国兴。”这首被熟知的旱船曲,是73岁的榆中县金崖镇陆家崖村村民陆鹏飞结合整理的旱船曲调和时代新要求,新编的陆氏旱船表演曲之一,他从父辈那里传承了旱船制作与表演技艺,用一生的坚守,在2016年将陆氏旱船以民俗类传承送上了兰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的大舞台。

  子承父业   陆氏旱船登上了非遗大舞台

  陆鹏飞,1945年出生于榆中县金崖镇陆家崖村的一户中医世家,家里还有1个弟弟和2个妹妹。父亲陆科源是陆氏旱船最早的传承人,也是村里村外有名的村医。

  对于父亲,陆鹏飞总记得类似这样充斥在耳畔的回音:“老先生——在家不”,只要有人站在院外的高台上喊一句,父亲就背起医药箱匆匆走了,再见到父亲一定是半天或一天之后。父亲不但病看得好,还是陆家崖村玩社火时制作旱船的高手,他做的旱船新颖独特,漂亮逼真,宛川河两岸还没人能比。

  陆鹏飞回忆说,每每到了玩社火的前一个月,父亲就会找一处偏僻的院落,把自己关起来开始制作旱船,尤其是旱船窗花的制作最费功夫,只大大小小、各色各异的船花就得做三百多个。如今那些脑海中盛满在簸篮里的旱船花,成了在物质匮乏的童年时代里,陆鹏飞关于陆氏旱船最早的记忆。

  自孩提时起,陆鹏飞就喜欢眼巴巴地瞅着父亲制作旱船,总爱缠着父亲教他如何做旱船上的纸花,从用纸花装扮旱船、为旱船画“八宝图”、设计演员服装、详细询问跑旱船的套路样式,再到搜集整理、谱写旱船歌曲集,带着陆氏旱船去市县参加展演,并将陆氏旱船成功申报为兰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陆氏旱船就如驶入他心窝窝里的一一艘生命之船,伴随一生,挚爱一生,追随一生……

  初见陆鹏飞,是近日的一次慕名拜访。“兴隆山的山峰层峦叠嶂,马衔山的风光仿佛是西藏,丝绸之路的驼铃沿着宛川响……”这首脍炙人口的《榆中,兰州东方的明珠》也正是由他作词作曲写成的。

  “一次沿着南河公园散步,看着眼前美丽的田园风光,想到榆中厚重的文化风情,我沉浸在了榆中这些年来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喜悦中……”陆鹏飞说,他作词作曲并不内行,但想把榆中的概况介绍出去,想为榆中全域旅游的宏伟目标尽一点绵薄之力,就用“数家宝”的形式创作了这首歌,并花钱请人进行了配乐演唱。

  当我们提出想再听一回陆氏旱船的表演歌曲时,他爽快答应,并随即哼唱了起来——“正月里来正月正哪冰草芽儿往上升哪哎嗨呦,二月里来龙抬头呀……十二月来整一年……”

  硬朗,健谈,心系家乡,这是初见陆鹏飞的第一印象。

  听闻我们是冲着陆氏旱船来的,陆鹏飞拿出了他多年记录、整理的陆氏旱船资料。那是厚厚的一沓用以前的16开的白纸手写并装订成册的资料,他从旱船的样式、演员的服装、表演的套路、动作都做了详细地记录,还一一配上了插图。

  除此之外,还有一本他多年搜集整理的各种民间小调,还结合榆中社火表演中的传统民俗文化改编完成了《陆氏旱船表演歌曲集》,为了让旱船曲有更好的宣传效果,陆鹏飞编写完成了每一首原本零零散散的曲子,为每首曲子做了现代音乐的伴奏。

  这本手写的册子做得可真精细,但为什么要记录得这么详细呢?在场的我们在赞叹一番后都心生这样的疑问。

  或许是之前很多看过册子的人都有这样的疑问,还没等我们发问,陆鹏飞就缓缓道来,“那些年生活很困难,特别是60年代初,村里玩旱船的钱全靠老百姓捐献,基本的道具没有钱购买,就是有钱也买不到东西。”他说,“村里人对旱船又有一种深厚的感情,手把手教大家制作服装等道具很是费时,索性就想了个办法,将和旱船相关的东西一一区分并记录下来,再展示给大家学习,这样不论是在制作道具上还是在表演排练中都一目了然,很是省事。”

  当年一笔一划记录的册子,如今再看,倒更能显现出旱船作为非遗文化的魅力所在。

  轻轻触摸,那些渐渐泛黄的手绘纸仿佛带我们回到了孩提时围坐在场院里观看社火的场景里,尤其是正月十五闹元宵时的旱船表演,只见它与扭秧歌、闹花灯一起闪亮登场,起伏波动、生动活泼、滑稽幽默,妙趣横生……这成了一代代榆中人关于社火中民俗文化最深的记忆之一。

  正是出于这份对旱船文化的热爱,陆鹏飞自90年代起,就多次带领金崖镇陆家崖村陆氏旱船表演队和女子太平鼓表演队代表榆中县到兰州参加社火调演,取得了很多荣誉。与此同时,陆鹏飞还奔波在金崖镇女子太平鼓相关资料的搜集、整理及非遗申报的准备工作中。

  苦难生活  全身匍匐在家乡建设和旱船传承里

  出生在医药世家的陆鹏飞,自小的生活并没有想象中的好。10岁时母亲因病去世,父亲又要奔波于行医和陆氏旱船的传承中,无暇照顾家里。就这样,照顾弟妹的重担落在了还是少年的陆鹏飞身上,他一边上学,一边照顾弟妹,一边还要做家务,在生活本就艰辛的五十年代,这种不易可想而知。

  除此之外,从小聪明好学的陆鹏飞更加发愤图强,他急切地想通过读书改变苦难的生活。在遇到自然灾害的60年代里,很多同学实在挨不了饿都辍学了,但他依然忍着饥饿,埋头苦读,终于坚持到了1966年高中毕业,却赶上了“高考停止”的通知,要求全部返乡。

  瘦骨嶙峋的陆鹏飞只好打起精神,回到了生他养他的陆家崖村,做了一名回乡知识青年。

  他只有一个信念:回到家乡,建设农村就是和苦难的生活做斗争,他得好好干,用勤劳的双手改变现状。

  在当时精神文化比物质文化更为匮乏的年代,66届高中文化程度的回乡青年成了村里人的文化人。加上自小受父亲影响的陆鹏飞除了爱好旱船文化,还擅长绘画、拉二胡、唱歌等才艺,很受村里父老乡亲的敬重。

  回乡后,陆鹏飞被安排到陆家崖小学(“戴帽子”的初中班)任教,成立陆家崖村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后,擅长画画的他,还被请来画大幅的毛主席像等宣传画,又被安排到村里当党支部副书记、村革委会副主任,负责农田基本建设的规划和科学种田,学校及知识青年的管理工作,之后又被派到当时的乡革委会插到金崖镇农技管理站当了一名农机专干……

  每到一处,陆鹏飞都默默无闻却又做得最为出色。那时候不会开车的他,用2年时间学会了维修和驾驶各种拖拉机,还教村民学会使用先进机械。再后来,又被派去金崖镇农具厂上班,负责厂里的扭亏转盈……兜兜转转,伴随陆鹏飞青年时代的除了旱船,就是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和一心匍匐在家乡建设上的热情。

  听闻当时一起读书的很多同学后来都考了学,有了铁饭碗发展的也都不错,村里人总会开玩笑问他:这些年守在农村后悔不后悔?

  “后悔啥?!我很庆幸自己一直守着农村的根,在农村广阔的天地里,我才有了报答父老乡亲养育之恩的机会。特别是咱陆家崖村的社火编排、导演及陆氏旱船的制作与表演,都需要技术全面、牵涉的门类多、技术面广的人来操心,而我又对这些很感兴趣,觉得干起来很带劲,干得也很舒心,再说这些都是为咱老百姓干好事,后悔啥哩!”

  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陆鹏飞还自办起了花卉养殖场、手工工艺壁挂的生产,还合伙办起了陆家崖村步鞋加工厂、兰州鹏飞有限责任公司,带动家乡人一起致富,大家都夸陆鹏飞思想好,人品好,能一心一意为父老乡亲着想。

  说起陆鹏飞办厂的事,金崖镇陆家崖村的儿媳妇、退休教师祁晓燕告诉记者,90年代里,但凡村里组织文化活动,陆鹏飞总是大力支持,给村民赠送弘扬传统文化的进步书籍,还把自家生产的手工壁画捐出来给大家伙当奖品发,前前后后捐赠了好几万元,在当时这是笔不小的开支,现在村里好多人家还挂着他家的手工壁画呢。

  “别人办厂是为了致富,我这堂哥几乎把赚的钱都投到了旱船的制作与表演上——在四十几号人的表演队伍里,服装制作、道具设计与制作等等哪一样不需要钱啊!”金崖镇陆家崖村村民陆立晓说,他的语气里满是敬佩,“前年,咱陆氏旱船入选了市级非遗项目,市上给他发的补助,他全搭到旱船表演队不说,还常常把儿女们给的生活费拿来往旱船上花。”

  除了赠送自家厂子生产的东西,陆鹏飞还自掏腰包,购买了李宝库编写的《中华孝道故事》《了凡四训》等近万元的传统文化书籍送给村里人,为了帮助大家理解,陆鹏飞又自己编写了《白话了凡四训》,印刷了近千册后送给了乡里乡亲。

  “陆氏旱船不仅仅是我们陆家崖村的社火表演中的一种形式,更是一种农耕文化和优秀传统文化的展现。要传承好陆氏旱船,就必须首先要传承好我们中华传统文化中孝悌忠信等优秀的道德情操。”陆鹏飞说,“只有在家孝顺父母,兄弟友亲,才能让家庭和睦、家风美好。在外朋友互信,邻里和谐,才能乡风淳朴。家风美了,乡风美了,我们表演的陆氏旱船才不愧为非遗文化保护项目,我们陆氏子孙才不愧为陆氏旱船的传承人。”

  从选用最好的杉木做旱船龙架,设计图纸凿纸花,再到做灯笼……每一个制作环节陆鹏飞都精益求精。在陆氏旱船的传承中,陆鹏飞在原先一只旱船跑四门的基础上,又新增了4只小旱船,将1只单层大旱船设计改造为双层,意味五福临门。在排演时,他还要将跑四门、摆画面、亮把子及模仿船在水中行驶的起锚、开船、拨水、波浪行、卧船、翻身、跨船、下篙等基本动作再三演示,直到正式演出结束后,待聚合而来的群众一一散去,陆鹏飞仍在想如何去做好陆家崖村社火表演队中的另一支女子太平鼓表演的传承与发扬。

  这支由陆鹏飞在1995年组织成立起来的女子太平鼓表演队,是当时榆中县的第一支女子太平鼓队,还曾代表榆中县连续2年参加过市上的社火调演。

  传承,担当,不计付出,这是陆鹏飞给人的第二个印象。

  孝老爱亲   七十古稀的他活出了榆中人的精神气儿

  陆中海是金崖镇的一名村医,也是2017年榆中县评选出来的第四届十大道德模范代表,曾跟着陆鹏飞的父亲学医,一说起陆鹏飞他就高高的竖起了大拇指。

  “鹏飞老哥——这个人极像他父亲,心很善。要是没有他,就没有如今还活跃在社火队伍中的陆氏旱船。你可别小看这陆氏旱船,光那些旱船歌曲,老哥都修改过很多遍。它可是凝聚我们村人心,教导我们向上向善,带领我们村民勤劳致富的精神力量呢!”陆中海还说,“他的父亲活了90多高龄,他们老两口就一直悉心照顾,还特别关照家中的弟妹,并把一儿一女送去部队参军报国去了,他在我们这里真是有口皆碑的好人。”

  2012年老伴儿过世后,陆鹏飞把自己手头的生意都给了小儿子,这样他就有了充足的时间去村里收集陆家崖村“六世同堂”女子太平鼓的资料,继续申报非遗项目,这是他继陆氏旱船申报成功后,唯一的心愿。

  退伍后在四川工作的儿女,担心父亲年龄大了经受不住奔波的劳苦,为了方便照顾陆鹏飞,更为了圆父亲嘴上从不说,心里却常感遗憾的大学梦,他们给陆鹏飞报了四川成都的老年大学,还报了他最爱的写意山水画、二胡、素描等4门等课程,陆鹏飞一再推脱不了儿女的孝心,被接到了四川,开启了他的大学生活。

  临去四川前,陆鹏飞特地找到我,送来了他负责刻制好的《2018年陆家崖村迎新春女子太平鼓陆氏旱船表演》的光盘,这份感动之情无法言表。

  随后,他又去了陆家崖村。

  “村里有2个邻里生病了,临走前我得去看看,陆氏旱船和女子太平鼓的很多事儿还得再去叮嘱一下,要干的事情很多,样样都需要时间,我现在必须得和时间赛跑。”陆鹏飞匆匆说道。

  豁达,好学,忠孝家国,这是陆鹏飞给人的第三个印象。

  再见到陆鹏飞,就是在他的微信上了。身在四川上学的他,时时在微信上发布着他亲自制作的《陆氏旱船》《旱船曲》《陆家崖村女子太平鼓》等美篇,很多时候还会发来手绘的太平鼓表演图,有时候还有在老年大学学画的素描和国画作品,但更多的是转发和榆中发展息息相关的动态,每每这时候,很多认识他的人都会禁不住感叹,“他一辈子都好旱船和太平鼓,就是走到哪里心里都揣着呢!”

  “金城文化名家”、榆中县文化馆副研究员、文化馆党支部书记、县领军人才彭巨彦告诉记者,“一辈子能坚持做好一件事真的不容易,这么多年来陆老为旱船文化的表演和传承上付出的一切我们很难想象,特别是在信息社会高速发展的今天,年过七十的他还能一如既往地坚守在挖掘、申报榆中非遗文化,这股子热爱榆中,传承榆中优秀文化,忠孝家国的精神值得每一个榆中儿女点赞和学习啊!”

  陆鹏飞,这个自小生活在旱船文化摇篮中的旱船继承人,这样总结自己走过的人生路:我是一个有43年党龄的老党员,我对自己的一生,无怨无悔,与党和政府的要求相比,我做的还差的很远很远。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在有生之年,不管身在何处,归来仍是最初的旱船郎!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