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媒体看榆中】人民网:用“愚公移山”精神创“榆公易山”奇迹


发布时间:2017-12-22 15:15:34 来源:榆中发布 阅读次数:

   “愚公移山”是中国古代的一个寓言故事,出自《列子·汤问》。近年来,“愚公精神”受到一些网民的质疑甚至是嘲笑,认为愚公与其移山不如搬家,言下之意是愚公确实很蠢。

  道理并不是这样的。试想,如果大家都只想着搬家,那环境好的地方势必人满为患,环境差的地方势必沦为蛮荒,这在事实上根本行不通。比如,西北环境恶劣,华东环境优美,西北人能不能都搬到华东去?那样,华东不堪重负,西北地域空虚,国家同时出现两大问题,断不可行。

  其实,正确的思路还是学习“愚公移山”的精神,全国人民支援西北人民改善家乡环境,让祖国更多一块宝地。甘肃省榆中县的干部群众,就是这样做的。

  “林草奇缺水如油,三餐难度人外流”,这是几十年前在榆中北山地区流传的民谣。

  榆中县干旱少雨,环境贫瘠荒凉,生存条件长期极度恶劣。上世纪80年代,联合国粮农组织专家到定西考察,曾断言当地是“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方”,而榆中与定西在地理上紧邻、在环境上类似。2017年6月,国家林业局邀请外国驻华使节和联合国粮农组织、联合国环境规划署、联合国荒漠化公约组织等派出的国际代表来榆中考察时,代表们对这里的生态文明建设成就感到震撼,盛赞榆中人民真了不起。

  撑着钢筋不缺勤 背着馒头去守林

  年近六旬的王存福是榆中县第一个承包荒山搞绿化的个人,2007年被甘肃省人民政府授予甘肃绿化奖章。他常年一人在山上栽树、修剪树、护林,立志要把荒山变翠峰。一次拉树苗时发生车祸导致腿部受伤,他硬是撑着钢筋在山林里种树,最终落下了三级残疾。现在,曾寸草不生的山上长满了10多米高的落叶松,王存福为社会存下了福泽。

  今年74岁的曾恒贵是榆中县贡井林场最早的造林人之一,在大山里一干就是一辈子。在榆中北部山区,他们早上4点起床,吃一碗面条,背一壶水,带两三个馒头,在天还麻麻亮时摸索着上山,一干就是一整天。深秋时腌制的咸菜和存储的土豆,算是他们最香的食物。盛夏,他们将馒头晒在山头上,饿了就用小锤子砸开干透了的馒头充饥。北山十年九旱,他们要经常从很远的地方用车拉水,再浇灌到一个个树坑里。身上的衣服常被汗水浸渍出一幅幅“浅黄色地图”,他们也习以为常。为了给后人留下一片青山绿水,他们以苦为乐。

  冷水干馍战寒暑 牢记使命不怕苦

  张永才是个“林二代”,父亲张廷俊是全国绿化奖章获得者。2007年,张永才从父亲手中接过了绿化造林的接力棒,一干就是十年。他回忆,父亲因常年不分昼夜地巡回看护山林,饿了啃几口干馍、渴了喝几口冷水,落下了严重的胃病,在世时念叨最多的却还是要守护好山林。如今张永才成了榆中县甘草店镇车道岭林场的场长,林场现有榆树、侧柏等树木近2.8万株,足可告慰父亲了。

  陈德忠今年75岁,是榆中家喻户晓的“牡丹王”,也是全国首批造林绿化劳动模范之一。1961年,陈德忠放弃在兰州一家大工厂的工作,怀着绿化、美化家乡的强烈愿望,远赴各地进行考察、搜集、移植野生牡丹的工作,培育出了“书生捧墨”等600多个新品种的紫斑牡丹。常年冒严寒、顶酷暑,手上的老茧剪了磨、磨了剪,陈德忠靠着苦干实干的精神用牡丹绿化旱坡梯田,使几千亩荒山荒坡变成了榆中的“牡丹园”。现在,陈德忠的两个子女也在他的劝说下放弃了兰州的工作,回乡成了“林二代”,随父亲一道开展牡丹和园林植物的研究工作。

  优良传统永不忘 八十也把林场上

  金秋十月,200多名参与秋季补种的“造林达人”成了榆中县北部山区最靓丽的一道风景线。贡井林场副场长火彦君介绍说,他们都是有着十年以上经验的老工人,其中甚至还有80岁高龄的老人也来要求参与造林。

  林场的职工们早上4:30起床吃饭,5:00就准时背着馒头上山造林,直到下午5:00才下山,几乎没有过休息日。今年入秋以来雨水多,他们抢抓时机,超额完成了1.4万亩地的造林任务。“咱们干造林的活,一定要严格按照造林的程序来,要确保成活率。”参与秋季补种树苗的贡井镇崖头岭村村民白富民,对他带来一起造林的亲戚们认真地交待着。

  愚公移山并非愚 榆公易山实不易

  出生在榆中北山的李学荣,上学时读到“愚公移山”的故事时就想:“只要每人植活几棵树,每年确保植活一片,年年岁岁,就一定会有我们自己的林子。”李学荣自1990年参加工作以来,先后在榆中县苗圃、榆中县贡井林场从事基层林业工作,期间他带领技术人员试验并提炼抗旱造林技术,积极谋划北山绿化的新路子。李学荣现任榆中县两山指挥部指挥,立志要再造一个秀美的兴隆山。

  2017年年初至今,榆中县北部山区已完成造林面积51000亩,超出原计划14000亩。目前全县已累计完成各类工程造林面积78.15万亩,全县森林覆盖率达到了15.34%。

  古有“愚公移山”,今有“榆公易山”——榆中人靠着集体的力量改变了山川的颜色,谱写了一曲感天动地的“榆公易山”之歌。向荒山要绿化,向绝境要生存。这样的生态榆中正在蓬勃发展,这样的“榆公精神”也将代代相传。(刘海天、实习生 白瑜)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