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媒体看榆中】兰州晨报:榆中美丽乡村建设 让新农村“留住乡愁”


发布时间:2017-12-14 15:33:16 来源:榆中发布 阅读次数:

    新时代背景下的《村规民约》正在重塑乡村的社会秩序和村民们的道德规范;而美丽乡村建设通过改善人居环境,从留住人到吸引人,实现了促进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的乡村治理模式的转变。

  以往人们印象中荒芜的乡村、留守的乡村形象开始慢慢褪去,一幅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的乡村图景正在甘肃农村次第展开。

  1 重新认识街坊,从互动开始

  鸡年正月初一到初三,榆中县小康营乡浪街村连办了三天的文艺演出和村民篮球赛、拔河等体育比赛活动,这样的场面在吴静的记忆里是头一遭。吴静之所以印象深刻,还因为她和另一位乡村女教师未芳一起担任了那次文艺演出和体育比赛的主持人。

  吴静记得,当她和未芳登台亮相的时候,台下的村民们都在议论:“这是谁家的娃娃?”

  “这是谁家的娃娃?”鸡年末的12月6日下午,在浪街村委会,村支书吴永忠回忆起当时村民们的疑惑充满了感慨,“都是村里长大的孩子,居然一个不认识一个了。”

  吴永忠决定办那次文体活动的时候,他掰着手指头把村里的年轻人数了一遍,惊讶地发现村里几乎就没有年轻人了。最后,吴永忠不得不急招在兰州做公务员的女儿吴静和嫁到浪街村的马坡中学的未芳老师救场。

  这确实是不少乡村的现实,年轻人要么考大学出去了,要么早早就外出打工了,除了过年,村里很难再见到几个年轻的身影。

  即便如吴永忠也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就离开乡村去榆中县城打工,后来又在县城开了饭店,随着饭店生意越来越红火,他索性将全家人都搬到了榆中县城了。吴永忠对兰州晨报记者回忆,“离开村里,就是为了能把日子过好一点,让孩子们将来能有点出息。”

  人一旦离开了村子,你和村子的关系就随着时间慢慢消于无形。

  吴静回忆说,她很小就离开了村子,逢年过节回村里看望叔伯亲友,儿时的玩伴早已不能相认。

  未芳说,虽然自己现在居住在县城,但是回婆婆家也还算频繁,只不过由于村里生活不方便,过去经常是早上去,晚上就走了,即使过年也就呆个三两天,更别说和其他村民有交流了。

  但是,因着那次村里的文体汇演,吴静和未芳都觉得一下子把自己和村里叔叔、大婶、哥哥姐姐们关系拉近了。吴静说,现在正是冬闲的时候,她有时候节假日回到村里,嫂子、婶婶们还会找她教大家跳广场舞。

  吴静和未芳的感受正是吴永忠当初策划全村文体汇演的初衷。吴永忠回忆,自从他担任浪街村村支书以来,他就发现,村民们大部分时间都是各自忙着挣钱,有时开个村民大会人都召集不起来,村民不团结了,整个村子如何发展?所以,他一直在琢磨如何把一盘散沙的村民们重新团结起来。

  去年冬天农闲,吴永忠就要求各村民小组以本组为单位,至少拿出一个文艺节目到浪街村文艺晚会上表演。由于是第一次尝试,吴永忠的要求并不高,“你可以唱支歌、说个笑话、跳段广场舞都行,只一条:必须站到村里的舞台上。”

  最终的效果大大超出了吴永忠的预期,考上大学的、务工回来过年的90后成了文艺演出的主力,这一切,让吴永忠意识到“荒芜的乡村”、“留守的乡村”是可以改变的。

  2 环境整治,让乡村更美好

  12月6日上午,当记者驱车进村时,看村口一块巨大的石头上镌刻着红色的“浪街村”几个大字,硬化的村道向村落深处延伸,尽管已是深冬时节,但是新建的村民广场上还有不少村民在健身锻炼。

  吴永忠对兰州晨报记者说:“如果你是去年5月来这里,你看到的就是另外一种景象,村道两边杂草丛生,垃圾成堆。”

  小康营乡浪街村位于榆中县城城南,距县城5公里,村落东西狭长,一条黄土飞扬的村道将下属的9个村民组串起来。改造,首先就从这条进村道路开始。

  浪街村的变化在点点滴滴中发生,未芳再次回到村里的时候,她不再担心没有地方可去了,新建的村民健身广场落成了,村容村貌整个大变样。

  因为美丽乡村建设而华丽变身的乡村远不止浪街村。

  榆中县城关镇分豁岔村的变化也非常大。12月6日上午,兰州晨报记者来到兴隆山脚下的村子,这个美丽的村庄正沐浴在隆冬的晨雾中。兰州晨报记者徒步在其中一个村民小组走了一圈,发现村民家房前屋后的墙面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华美德”、“村规民约”以及“美丽乡村”建设的文化宣传墙取代了多年前乡村随处可见的广告语;村道两侧安装了路灯、分类垃圾箱等,一切显得那么和谐质朴。

  早已名声在外的榆中县高墩营村,人们把目光聚焦在了教育上。高墩营村老书记钱其峰有个切身体会,乡村娃娃并不笨,他们和城市孩子的差距关键在基础教育上。

  钱其峰刚担任村支书的时候,村上的小学教室墙壁裂缝,房顶漏雨,设施简陋,被村民们形象地称为“破房子,土屋子,泥孩子”。老钱暗下决心:“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改善办学条件,决不能让农村娃娃们输在起跑线上!”

  钱其峰多方争取支持的同时,还发动群众集资捐款以及贷款等方式,共筹措资金300多万元,对校舍进行了翻修重建,新建了一栋三层教学楼和20间教工宿舍,并按标准化小学要求,进行了硬化、绿化和美化,接着又通过西北民大争取到40台电脑,使该校成为全县条件最好的标准化学校。2010年,更是争取项目资金20万元,建成了兰州市第一批乡村少年宫。2011年,又争取为村里修建了1所1880平方米的幼儿园,村上还聘请西北民大老师给小朋友教歌舞,村民们争着把孩子往这里送。

  3 移风易俗,让民风更淳朴

  美丽乡村建设,整治村容村貌易,改变旧习俗难。

  随着农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和人居环境改善,攀比之风随之盛行,尤其体现在红白喜事中,酒宴规格越来越高,礼金额度越来越大,人情消费持续攀升。

  但是,只要狠下一条心,再难的事情也能办成。

  “寺隆沟村这些年民营经济搞得好,红白喜事大操大办的现象也越来越多,虽然村民收入也是大幅增加,但是人情往来的负担却越来越重。”榆中寺隆沟村党支部书记金安华对兰州晨报记者说,“办事都想把排场搞得越大越好,流水席连摆几天,席间又形成了一种‘摇碗子’的赌博风,可以说风气越来越不好了。”

  村里办事,金安华是必到的“总管”,这么多年下来,他目睹了红白喜事上太多的酗酒、浪费、赌博等乱象。作为村党支部书记,他觉得这股风气已经到了必须刹住的时候了。

  恰在此时,榆中县开始了民风建设“十大行动”,制订了《村规民约》。金崖镇寺隆沟村红白喜事《村规民约》规定,凡需举办宴席的家庭,必须事先做出计划,报由理事会研究批复,并由村级卫生协管员做好登记备案,同时由检委会和卫生协管员共同监督酒席操办中执行的情况。凡需举办酒席的家庭所请来宾尽量是本家传统亲戚,严格控制桌数和人数,不得大操大办,杜绝铺张浪费,普通村民以及家族房亲礼金数额应根据本村实际经济情况尽量控制在合理范围。凡本村村民,无论经济状况如何,必须按照规定:红喜事一般以酒席为主,白事以传统碗儿菜为主;不得分批次摆酒席。烟酒方面:一般用酒控制在60元以下/瓶,烟控制在10元以下/盒。同时,红白喜事一律禁止进行含有赌博性质的各类活动。

  金安华说,自从有了《村规民约》,寺隆沟村铺张浪费的现象没有了,“摇碗子”的赌博风气禁绝了。相反,有经济条件差的村民家办事,一些条件好的家庭会悄悄多随些礼金,以这种方式帮助帮助。

  寺隆沟村红白理事会以“厚养薄葬”为主导思想,提倡“人事均等”为基础,实现“合理节制”的理念已经深入人心,得到广大群众的普遍认同,以“节约时间、节约精力、节约成本”为目的,从而营造了积极向上的社会风尚。

  4 村民有希望,乡村才有希望

  秋天到高墩营村时,一块“国家级蔬菜标准园”标识牌醒目地竖立在成片的花椰菜地中,菜农正忙着摘花椰菜,集中卖给前来收菜的菜贩,售往全国各地。

  高墩营村交通便利、土壤肥沃,属于榆中县最富庶的地区,种植无公害蔬菜具有得天独厚的区域优势。

  钱其峰告诉兰州晨报记者,从过去到现在村里外出务工的村民就很少,吃住在自己家里,村民就可以获得不菲的收入。目前,村里落实蔬菜标准化示范基地1406亩,现有475户示范户。高墩营蔬菜标准园以其全省一流的水平,让农民到田间地头来实地学习种菜技术,得实惠。

  如今的高墩营村,一排排设计清新的新农村映入眼帘,乳黄色的外墙,红褐色的琉璃瓦,宽敞的大院,干净简约的设计,又不失乡村庭院的恬淡。

  在榆中县城居住了20多年的吴永忠如今也搬回了浪街村,重修了老宅。

  浪街村,西临兴隆山脉,北与富有神话气息的凤凰山相接,夏日奇花异草满谷清香,山泉小溪潺潺流淌,另有兴源寺、瞭望台可供游人上香、观景。

  吴永忠担任村支书后,利用浪街的优势开始联合了村里一些有实力的能人办起浪街乡村旅游公司,着力打造“老家·浪街”乡村旅游项目。

  看到自己的老家再度焕发出勃勃生机,在外发展的俞威开始盘算着回到阔别13年的村里发展,他说,村里的老宅正好临着正在打造的“旅游美食街”,而村里制订的发展蓝图,让吴永忠感触很深,“只有让村里的年轻人看到希望,他们才会关心村里的发展。”(邱瑾玉)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